彩经网缩水过滤工具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筑城的男人

2019-03-17 08:46:59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劉曉慶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爺爺砌墻的技術,遠近聞名。
    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已知的,經爺爺雙手落成的地基高墻,已經覆蓋了整個村子內外。村里誰家要有新房子將要落地,總少不得爺爺砌成的墻基打樁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爺爺砌墻格外精細。咱家老房子的磚磚瓦瓦,都是爺爺和奶奶從幾里地外的石頭廠背回來的。那時的房屋少用石灰,但是石塊們還是服服貼貼地凝聚成了一個整體。老房子見證了大姨、媽媽和小姨的出生,見證了三姐妹的婚嫁,也見證了我的成長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其實那個年代根本來不及在乎精細。石頭從山上砸下來運到家里,棱角形狀誰都做不了主,但爺爺砌出來的墻,大小石塊相差無幾,似是與生俱來的整齊別致。爺爺年輕時就是砌墻的一把好手,老了也絲毫不遜色。鄰居們請他砌墻,親戚們請他砌墻,那當兒就連政府砌房子,也少不了請爺爺這把好手。大家都信服爺爺的壘墻技術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爺爺是個很有責任感的男人。社會上稱呼爺爺這類工作為“小工”,并不大受人待見。但偏有人喊爺爺為“劉師傅”,得了“大工”的待遇。白天做工,太陽很烈,一天中并得不到多少時間休息,這是小工的苦楚。和爺爺同行的伙計,大多做一會兒聊一會兒,累了就撐鋤歇口氣,或席地而坐拿草帽扇風納納涼,數下來竟只有爺爺默默蹲在泥巴地里一直不停歇地砌墻。汗水從爺爺低垂的下巴一滴滴往下掉,他彎著的脊背貼著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,成了會移動的雕塑……爺爺的脖子、手臂被太陽曬得黝黑。終于到了下工時候,我在一旁等著和爺爺一塊回家,一等就是小半天。見爺爺收拾了過來,已等得打瞌睡的我連忙擦擦嘴邊的涎水,揉揉惺忪的眼睛,從小石頭梯站起來跑過去,把方才買的冰棍遞到爺爺手里。四周的老伙計起哄,說爺爺的小棉襖過來了,我格外歡喜這個稱號,爺爺面上憋住不笑,心里卻樂得掩飾不住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看著村村戶戶都通了馬路,爺爺也有一個愿望。瞅著我們這處灣子眼見著什么都有了,就是還差一條大馬路。爺爺主動張羅這件事,但沒成想,路還沒修成,身患高血壓的爺爺,便去世了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那些爺爺筑起的墻還在,砌起的房子還在,可是爺爺,卻睡去再不能起了……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爺爺砌墻,就如鑄城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城為人而建,為愛而倒,風風雨雨歷經,金戈烈火隕身,如塵寂寥。Km8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彩经网缩水过滤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