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经网缩水过滤工具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舊時光里的電影

2019-03-29 10:23:55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楊冬勝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上世紀80年代末期,電影是鄉村的重要傳媒工具,也是慰藉精神的一項重要內容,鄉民親切地稱電影為電影戲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記憶里,廣播總在每晚六點響起,廣播里播音員渾厚的磁性聲音傳遞著精粹的語言:好消息,好消息,今晚在鄉政府禮堂播放最新影片某某某,敬請鄉親們光臨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那時候看一場電影,收費要一兩塊錢,小孩子是不要錢的,但需要大人帶。吃罷晚飯,大人們早早洗漱,就往鄉政府禮堂趕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鄉里放電影的姓楊,身材高大,人稱楊電影。老婆矮小潑辣,專門守在禮堂門口一個個地收錢。夜幕降臨,男女老少稀稀落落地到來,收費的楊電影老婆眉開眼笑。老人們辛苦一世,在走向墳墓之前感受一下電影,理由也極為充分;新鮮事的涌現,青壯年素來就是體驗者和接受者,他們從中獲得了間接經驗,豐富了自身的人生體驗;女孩子們也是喜歡的,電影院是一塊良性的土壤,在情愫萌動的階段里,發生愛情和體驗愛情不是一場預謀,而是一種常態,看電影就是一次美其名曰的私會。小孩子喜歡熱鬧,只要是熱鬧的地兒,總喜歡湊,像嚶嚶嗡嗡的蜜蜂,總圍繞著鮮花吮咂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村里的一群小孩子,早早就結伴而來,候在門外,等有熟人帶進去。孩子們總痛恨楊電影的老婆殘忍、缺少仁慈。總喜歡趁著人多的時候擠,從她的胯下、腋下鉆進去。孩子們機靈的像只猴,她充滿了怨恨,怎奈一心無法二用,一面要關注收錢,一面要制約鉆營的孩子們,兩害相權取其輕,在一段時間里她放棄了制約。孩子們屢試不爽,后來,為了加強控制,她把楊電影也拉來收錢,孩子們只好透過門縫窗戶破洞來看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楊電影總喜歡以精到、簡潔的語言概括主要內容,用毛筆書寫大大的海報,粘貼在村口、小賣部的墻頭,吸引著人們的眼球。鄉里人實在,總為耳濡目染一睹為快而忙碌著,然而,在觀看后有大呼上當的,也有為接受了新電影而欣喜的,還有為開始學會精明做了啟蒙而高興的,不一而足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《少林寺》是一部極具吸引力的電影。楊電影連續放了三天,白天放,晚上放,連手頭拮據摯愛戲劇的爹也放下鋤頭,破天荒名正言順地帶我看了一次。那陣子搞得我天天拿根杉樹棒,早晚傻傻地在院子里亂舞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青年們觀影后必談電影人物,誰是正面人物,誰是可憐蟲,誰是英雄;誰彪悍,誰丑陋,誰美貌,甚至上升為偶像崇拜,成為心中未來的他(她)的導向,為追求幸福樹立了樣本。孩子們也有自己的價值判斷,很簡單,一律以好人和壞蛋劃分簡單明了,不惜浪費口水爭論不休,有時見解不一,甚至大打出手。想來,善惡的種植,不僅源于課本,電影也是一位良師,循循善誘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鄉里人愛看電影戲,不僅在鄉政府禮堂看,而且也喜歡在鄉民娶媳婦、建新居、祝壽斟酒時看免費電影。斟酒接電影,酬謝前來祝賀的嘉賓,似乎是不成文的規定。一般情況下,只要人家斟酒,晚上必定要放電影。電影通常在空地上放,白色的幕布懸掛了起來,氣氛就活躍了起來。鄉民們會在第一時間,攜帶好板凳,唯恐錯過了好的位置,老早地趕到主東家,靜候電影開演。一般都會演兩場,內容完全由放電影的安排。放電影的都是香餑餑,鄉里就楊電影和覃電影倆人,老婆都是美人坯子,惹人羨慕。請他們放電影有時候還要預約,不然就沒人放,大煞風景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二十五年前,爹借了一屁股債咬牙修了三間瓦房,高興,禁不住鄉民摻和,也迎合民俗,接了兩場電影。那天,楊電影早被人請走了,爹跑了兩里地請來了覃電影,那晚來得人很多,滿滿的一天塔。覃電影技藝不如楊電影,那晚他那個黑色的廂式喇叭不時嗞嗞地、嘎嘎地作響,但仍然不影響人們熱衷的心情,在漫長地等待之后,《午夜兩點》和《同在藍天下》兩部電影依然在大伙的眼前播放了。此事至今猶如畫卷,歷歷在目,仿佛與時空無關。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電影,聲與光的完美結合,于鄉民的眼眸深處舞蹈。故事、經驗、歷史等內容,將村民人生理想重組和構建,矯正了品行,豐富了思想和體驗,厚實了談資,醇化了鄉村的舊時光。IoO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IoO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彩经网缩水过滤工具